是个色废的晓时鱼

就是条咸鱼只会小海豹鼓掌那种。

【文野】奈香不想叫茉莉(一)

(试阅)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直取奈香,今年虚岁11岁,家算是在横滨。

   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应该也叫森茉莉。当然,我个人是完全排斥这个听起来就很玛丽苏小花仙的名字的,奈何我亲爹镇压了我的一切反抗。

   尽管如此,我坚持只对奈香这个名字有反应!

   说到这,某些该懂的人都懂了。没错,我的亲爹就是横滨最大的地头蛇,天天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还是都是无证的。

   自从我妈在逛超市时不小心被黑帮波及挂了,我的生活就好像变得很惨。首先据说会有亲戚来找我,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亲戚过了好几天都没找到我家。

   其次就是亲戚没来,反而我十年多没见过的老父亲像个变态似的摸上了家门,还硬生生剥夺了我妈亲戚对我的抚养权。

   接着我就在一堆西装笔挺的黑帮大汉包围下被捆去了一个黑咕隆咚的建筑。

   那一刻我的心情是复杂的,是绝望的,是充满了未来被支配的恐惧的。

   我的脑子里闪过无数画面,甚至好像看到了成年版的我被这个变态一脸冷酷邪魅的甩了个嘴巴子,不屑的说我只是个联姻的工具。

   这太可怕了。

   等我来到这个自称亲爹的人给我准备的房间时,我只觉得眼前一黑前途无亮。

   这个充满了粉色蕾丝边和布偶玩具的梦幻公主房跟我清新脱俗的背带裤画风完全不同啊!?

   电光火石之间,我已经意识到了我亲爹是个怎样可怕的属性,并且开始思索怎么逃跑。

   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双小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还喊了我的名字。

   我抬头,一个金色头发的超可爱的洋装萝莉正在我身旁看着我。

   我突然有落泪的冲动。

   这变态大叔居然还拐带儿童!!

   别问我怎么知道的,这孩子和我爹的颜值完全不搭画风,一看就不是亲生的!!

   ……等等,好像把自己骂进去了。

   我试图冷静下来后向她搭话。聊了几句我就被她话里浓浓的醋味熏得说不出话。

   ……这么喜欢争宠,难不成真的是私生子吗。

   女方是谁得有多高的颜值啊我想见见真的。

   然后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眼前的萝莉突然像是看到了什么,露出了生气的表情,然后消失了。

   消失了。

   woc消失了啊????

   震惊到失色的我傻不愣登的就向萝莉刚刚看向的方向望去,一眼就看见我变态的老父亲森鸥外,正满脸堆笑一脸讨好的蹲在刚刚消失的萝莉面前讨饶。

   好了,我已经不想再纠结这些令我头秃的东西了,放过我吧。

   求求天照大神酷爱把我日常的生活还给我啊!

   天照大神显然不想听我的话,甚至向我扔了颗原子弹。

   “……所以说,”我木讷的捧着老父亲刚刚好心递给我的红茶,表情呆滞。“这个女孩子是你的……异能力?”

   森鸥外有异能力我不吃惊,毕竟我妈和我都是是异能力者,没道理我父亲不是。但是一个人得变态到什么程度才能连异能力具现化都是幼女啊。

   “是的哦~”老父亲笑得一脸惬意,还有兴趣补充。“我的异能力是【性能力】。”

   “……”这一瞬间我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看人渣的表情了。

   对不起,远在天国的妈妈。虽然你说过要对每个人都有礼貌,但是对于这种已经不是人的变态,女儿实在控制不住自己啊。

   “……不是那种性能力。”森鸥外好像也意识到自己似乎在对一个十岁的小女孩,还是自己亲生的,进行性骚扰。表情终于僵硬了一下,干巴巴的解释着。尴尬的样子引起旁边旁听的爱丽丝一声不屑的轻哼。

   ……话说为什么人家爱丽丝名字这么正常你给我起的名字就非要这么乡村。

   “咳咳……那么,平等交换,你的异能力是什么?”

   ……是什么让你有了小孩子都是你说一句秘密那我也会把我的秘密告诉你的误解?

   虽然心中这么吐槽着,但是我还是乖乖说了。“我的异能力是【所见皆为虚妄】。”

   我妈的异能力是【正反论】,就是将一切物质反转过来的能力。十分危险且不好控制。在我印象中她就没用过。

   但是她曾经拿西红柿给我打过比方,一个西红柿,如果她只是想把西红柿皮反过来让西红柿好剥皮的话,就得很小心。因为皮很薄,需要的控制力也必须很强。稍不注意就会整个西红柿变成一堆番茄酱。因为这个西红柿的每一个组织都被反转了。

   科学一点就是细胞膜没有了通透性,细胞核在细胞膜外,果肉纤维撕裂。

   ……我妈的异能力,和森鸥外的异能在一起,相当于将森鸥外的异能力反转了然后遗传给我了。

   森鸥外的能力目前看来是能具现化出人型异能爱丽丝……具体我还不知道,因为我大概只继承了具现化的反转。

   【所见皆为虚妄】,在我可视范围内的人或者物体,我都可以让ta“消失”。

   并不是隐身那种消失,而是个体上的不存在那种。一旦我闭上眼睛,那人就会重新回来。但是一旦我只是移开视线到其他地方,那人就会真正消失。

   所以我一般不会移开视线,而是选择和人对视。以免出现我都不知道我能力发动了然后把人变没了的意外。

   限制是一天只能对单体使用一次。

   “……”我发誓我看到森鸥外的眼睛绝对亮了。

   果不其然他笑眯眯的开口了“茉莉啊~”高贵冷酷的端着红茶理我都不理他。“好吧,奈香。”我勉为其难的看向他,却见这个人,不对变态勾起了让人汗毛直立的笑容眯起了眼睛“从明天起,你要一直跟在我旁边,爸爸教你怎么用异能哦~”

   我:“……”

   果然眯眯眼都是怪物,古人诚不欺我。

   这个冰冷的世界没有一点温暖,只有这杯红茶还有那么一丝温度。

   至此,我踏出了在港黑的第一步 。

【什么都不代表的小剧场】

和中也在咖啡厅谈过之后,太宰治回到雄英的员工宿舍做了个梦。

梦里,他还在那座酒吧,灿金色的酒水放在手边,身侧是织田作和安吾。织田作在和他聊他最近写的小说,安吾时不时吐槽小说设定的老套,而他自己则笑嘻嘻的岔开话题将对话引到各种地方。

忽然好像有什么人招呼了一下他们,太宰治正聊在兴头上,单脚踩在椅子上感觉酷酷的,转过身去看到了镜头,还尽职尽责的做了个帅气的表情。织田作愣了下,也没什么过多的反应,端着酒杯就那么侧过脸看着镜头。安吾扶着额头一脸无奈的样子,也转向镜头。

咔嚓,三人照片留了下来。

然后就看见了织田作的死亡。

倒是很正常的死亡,不是死在战场,死在mimic事件,平平淡淡的就那么死于疾病。

太宰治抱着白色的花束,身披黑色的丧服站在他墓前,将那张照片放下。安吾走上前来拍了拍他,也放下一束花。

……又过了不久,他们都死了。

太宰治猛然惊醒,起身。他有些呆愣的靠在床头望着天花板,在某一刻突然笑了。“这么来说,两个世界还是有交叉点的嘛……”太宰治感叹着,翻开手机屏幕。显示出来的是三个不认识的人,各自摆着轻松的姿势。“不过嘛,我是不会崇拜芥川君的。”


————————————

看官方小说时看到朝雾大佬说的话专门去找了日本文豪太宰治和织田作之助还有坂口安吾的合照,感觉这三人真的是朋友啊~


纯粹有感而发,应该不会用进正文,请当个小剧场叭!也算是给大家介绍下现实三人的关系!

现实中织田作之助在照完合照后九天就死于疾病了……


【我英+文野】我的老师天天在自杀(七)



  #无cp无cp无cp!重要的话说三遍!#

  #轻松向,ooc有#


   横滨(Yokohama) ,是仅次于东京的日本第二大城市。拥有日本国内仅次于东京都区部的人口数,也是最多人口的市级行政区。被视为是东京的外港,是日本东西方交流的重要城市。历史上有名的神奈川条约也是在这签署。


   ——无人知道这个在历史上极具盛名的港口城市,在另一个世界中也是各方势力盘踞的地下暗城。


   太宰治心情不错的晃悠在横滨的街头。穿过各种熟悉或者不熟悉的道路,没有港黑那标志性建筑的横滨似乎少了那么一丝趣味。


   “虽然抱着一丝侥幸,但是果然不现实啊!”太宰站在曾经是武装侦探社的地方夸张的叹了口气,随后就在那家旅馆工作人员看变态的眼神下迅速从城市区溜达溜达的跑到了一处公墓。


   这处公墓面朝海面,隔海望着高楼林立的横滨,灰白的碑面有些甚至布上了青苔,破破烂烂的。


   太宰治熟门熟路的跨过大大小小的墓碑,走到这里唯一一棵树的树荫里坐下,靠着树干出神的望着横滨。


   “呐,织田作~”太宰治突然笑了笑,摸了摸地上的泥。

   “你说,从这里跳海的话会死吗?”


   这里原本是他为织田作立的衣冠冢。


   没有港黑,没有侦探社,没有所有他熟知的了解的人。这样的横滨,和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区别。


   都是一样的无趣。


   “……织田作,我到这个世界的契机到底是什么?”太宰治自言自语着,面色渐渐冷淡,语气中透着一股茫然,就像找不到方向的孩子。他空洞的看着海面,如同冰冷的尸体。


   ……比以往更无聊,与世界的隔阂感更严重。难受无趣到极致的空乏。


   “……唉,这种空虚的时候就应该找个美丽的小姐来一次浪漫的殉情来舒缓心情啊!”


   太宰治翻身站起来,扭了扭腰身,阴郁的气息一扫而空。


   他轻松的背过身去,沙色的风衣翻了个圈,一如既往的垂在身侧。太宰习以为常的拿出口袋里的完全自杀手册,随意的翻到某页。


   “啊这个——一氧化碳爆炸自杀?虽然能造成很壮观的效果,但是大多情况下是死不了的最多只能截肢啊……太麻烦了,果然还是投河更……”


   “嘣轰——!!”随爆炸声音卷来的,是掀飞了太宰额前卷发的热浪。


   太宰治微微惊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对面热火朝天的横滨。吵闹的叫嚣已经飞过不宽的内海面传达到太宰治的耳畔,冲天的滚滚浓烟已经昭示了事件的发生。


   依稀可见在对面的大厦里,火光从破碎的窗户中窜出,浓浓的硝烟弥漫开来,抱着什么东西冲出来的人倒在路边疯狂的咳嗽着,像要吐出什么一样声嘶力竭。


   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竟是二次爆炸。


   “……这可不是一氧化碳爆炸的程度啊~”太宰低笑了一声,然后更加专注的看向对面。


   突然间,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在爆炸的地点,出现了很多大大小小的石块,冲天而起。被红光包裹的石头悬浮在空中停顿了一下,接着以一种绝对超过自由落体的速度猛的砸进了那栋大厦内。


   大厦中立即有了反应,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烟尘四起,遮盖了那一片的情况。只能听到一大串枪声,还有巨大的重物相互撞击发出的闷响。


   看着眼前熟悉的,虽然几年未见但依然熟记甚至是曾经习以为常的情形,太宰治眼里渐渐泛出几点零星的光彩,嘴已经先脑子一步的说出了那个名字。


   “……中也?”


   然后太宰直径向那个方向奔去。


   只余被遗留在树下的白花,默默地注视着。


   ……

   …………


   “该死!!”中也按着帽子穿梭在楼道间,偶尔错身躲过突袭的子弹,然后一挥手杀了攻击他的人,又继续往更深处跑去。


   “那个人躲哪去了……!!”中也气的想骂人。


   几天前,中也和黑雾打过招呼后独身到了横滨。见熟悉的事物都不在的中也已经意识到异世界的存在了。又留了一天,刺探情报,大致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中也就准备回去细细打算寻找回港黑的办法了。


   结果就在临走前,听到了有人在讨论太宰治。


   ……太宰那个混蛋也来这边了?


   中也听到这个消息后狠狠地皱了下眉,虽然心里不情愿的要死但是还是上去打探消息了。


   ……谁知道那人根本不是什么普通人。


   那人是这个世界横滨某个地下组织头目的线人。同时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某种兴趣爱好者。他看见中也的长相,立即心里就有了想法。当即就打算诱导中也。中也看出了他的目的,恶心的要死。但是为了情报还是耐心跟他走了。


   ……tmd谁知道此太宰治非彼太宰治啊混蛋!!!!


   中也简直咬牙切齿,恨不能当场杀了那人。可惜这个组织背后好像有个很大的靠山,让这个线人滑溜的很。没有港黑情报的中也找了好几天才逮住他的踪迹。


   非要宰了他不可!!!


   另一边,听着门外越来越近的枪声和撞击声,躲在暗处的线人也是暗暗叫苦。


   本来以为只是碰到一个好货,谁知好货是好货,却不是他以为的价格昂贵的甜品,而是更加昂贵的原子弹啊!


   这心里那叫一个苦啊!


   眼睁睁看着这凶器接连端掉了自己几十年来的心血,线人的心在滴血啊,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嘴巴子。


   让你见色起意!看吧!踢到铁板了!


   可恶,要是现在少主那个实验成功了的话,这种个性简直——


   “砰!”厚厚的铁门被一道黑影猛的撞开,原来是线人的手下。他被重力扔了过来,砸开门后就软绵绵的趴在地上,已是没有气息了。


   突然被撞开的门让线人猛然清醒过来,他立马就不顾十几楼的高度翻窗打算逃跑。谁知就在他落在半空中的时候突然被什么人抓住了衣领。


   彻骨的寒意从脊椎蔓延到全身,线人不用回头就能知道那个大杀器正杀气腾腾的在自己身后。


   不可能啊,这可是在半空啊!!!——


   难不成这人的个性,根本不是他以为的触碰操控,而是——!!!?


   “终于逮着你了……”低沉的嗓音近在咫尺,赭发的年轻人身上连一根发丝都没乱,他眼里翻腾着滔天的怒意,眼神冰冷的甚至让线人想起自己那在黑暗混了大半辈子的老大。


   完了。


   线人想着,心里突然一横。


   md,拼了——!死也要保住那个消息——!!


   线人喘着粗气,眼球渐渐充血。当中也终于觉得不对劲的时候,线人整个人已经充血鼓起来了。


   明显是有点像自爆的意思!


   “不好……!”中也眼睛一缩,太大意了!忘记这个世界几乎所有人都有异能力了!


   糟糕,现在该怎么……


   “chuya——~这里哦!”意料之外的嗓音令中也稍微愣了下,看清下面情况的中也当机立断立马解除重力控制。圆滚滚的线人径直从天上坠下。


   太宰治站在下面看着从天而降的大肉球,动作幅度超大的叹了口气,摊手稍微带点抱怨。“真是的,好不容易碰到就是这么个见面礼吗中也——!”


   在线人即将落地的时刻,太宰轻描淡写的伸手拍了下他。


   瞬间瘪下去的线人重重摔在地上,发出来痛苦的呻吟。太宰治懒洋洋的翻开手机直接打给了当地相泽消太发给他的某个事务所电话,随便编了个理由解释了情况后,才笑眯眯的看向仍然浮在空中居高临下瞪着他的中也。


   “中也!——”太宰高举手臂,另一只手成喊话状,“再不下来警察就要来抓你了哦!——”


   中也自从看见太宰眉头就没松开过。闻言狠狠地啧了一声,虽然满脸阴郁但还是下来了。


   刚一落地中也里面就先发制人质问,“喂,青花鱼,你怎么在这?”


   “诶~明明中也也在这里!”太宰笑眯眯的看着中也,心情好的的过了头了。看得中也直犯恶心。


   虽然还想问些什么,但是中也看着周围越来越多的警察和各色奇装异服的人,抬起大拇指随意指了一处咖啡厅示意太宰。


   “进去聊。”

   “我不介意哦。”


   太宰顺从的点了点头,跟着中也走进了咖啡厅。



————————

【没赶上唔啊啊啊啊啊!!!(土下座)

对不起!我高估我自己了!!!】

【衣冠冢是私设。总觉得从各方面来说,织田作都不会留下遗体或者骨灰……】

【自杀方式是今天看的完全自杀手册里的】

【俩人终于碰头了,接下来就可以搞事情了!(摩拳擦掌)】

【太宰那个镜头其实本来是想搞事情的。】

eg:

太宰治眼里渐渐泛出几点零星的光彩,嘴已经先脑子一步的说出了那个名字。

“……漆黑的小矮子?”

eg2:

太宰治眼里渐渐泛出几点零星的光彩,嘴已经先脑子一步的说出了那个名字。

“……移动帽子架?”

eg3:

太宰治眼里渐渐泛出几点零星的光彩,嘴已经先脑子一步的说出了那个名字。

“……兵长?”(不是等等)


【我英+文野】我的老师天天在自杀(六)

   #无cp无cp无cp!重要的话说三遍!#

   #轻松向,ooc有#

   窗外阳光明媚,学生们吵吵嚷嚷的声音此起彼伏,百无聊赖的太宰治待在办公室内哼着歌闭目养神。

   “自杀~要无痛的~哼哼~殉情~要两个人……”他嘟着嘴架着一支笔,时不时拿出笔记本勾勾画画的写些什么东西,瘫在桌子上好像一坨软绵绵的无脊椎动物。这时,背后的门刷啦一下被拉开,发型很有特色的麦克动次打次的走了进来,看到太宰治抬手打了个招呼。

   “哟哈!——Good Morning yuong man!”“哦——麦克老师~”太宰治高兴的抬手打了个招呼,“今天很有干劲啊——是有什么好事发生吗?”“呀吼,这样的,我来通知你,校长老师叫你去教犯罪心理学——!”

   太宰治的笑容瞬间垮塌成一脸懵逼。

   然后表情立马垮成一副命不久矣的颓废状态。

   是的,在闲闲散散各种自杀各种逃课把所有人折腾的身心疲惫最后被勒令待在办公室不准出去的太宰治,今天终于不用闲闲散散的偷懒了。

   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话说太宰老师来讲这个真的没问题吗!?不对我们真的有这门课吗!!?”丽日惊恐的看着讲台上笑眯眯的太宰治,猛的回头看向绿谷,那力度真让人担心她脖子会不会扭到。

   “比起犯罪心理,我比较担心太宰老师的心理问题啊??话说太宰老师这么多次自杀下来已经构成犯罪了吧?!”绿谷也面色苍白的掏出笔记本,忍不住又看了一遍太宰老师的自杀记录。“从开学到现在他平均每天以各种姿势自杀八次啊!?一天24小时平均三小时一次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大家纷纷反应过来,那可是太宰老师啊!?能跟太宰老师绑在一起的俩字就只有自杀了啊?!

   “……不说课的问题,先看看周围有没有可以自杀的东西啊!?”芦户崩溃的喊道,旁边上鸣已经在手忙脚乱的收拾自己的“危险物品”了

   “坐在窗边的同学请马上关上窗户!八百万同学,准备好呼吸面罩和氧气瓶!……”

   饭田第一次在老师面前失礼的刷啦一下站起来,沉着冷静的立马开始指挥班上的同学们布置教室,全班一脸严肃头上冷汗直冒如临大敌,空气中浮动着肃穆与悲壮。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那是久经沙场磨砺出来的铁一般的意志!

   ——那是他们饱经风霜后坚不可摧的神经!

   所以太宰老师,慷慨一点吧不要再自杀了!!!

   “你们反应太激烈了吧~”太宰单手撑在讲台上,眼睛没有离开手里的书,“安心吧,课我会好好讲的哦——”

   “……”全班冷静的看着太宰手上拿着的完全自杀手册。

   不,冷静是不可能的,怎么样也做不到的。

   ……话说我们是上的犯罪心理对吧。

   ——最后A班再次对太宰治佩服的五体投地,被他牛逼的智商折腾的心服口服。

   太宰治简直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随口说一个案例从罪犯的行为扯到被害人心理最后又来来回回分析了个遍,最后连如果有第三方势力插手会怎么样都预测了个底朝天,仿佛是在说相声一样说话一串一串的特别利索,剧情那叫一个跌宕起伏。一个人站在讲台上大有舌战群儒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感觉。

   “……我觉得太宰老师以前一定是个特务。”切岛一脸深沉的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严肃的扭头语重心长的嘱咐自己的小伙伴。

   “喂,爆豪。如果有一天你因为表情太凶猛而被当成凶手的话,记得给太宰老师打电话啊。”

   “对啊,太宰老师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干掉那些嫌疑犯了。”濑户一脸赞同的狂点头,爆豪头上猛的冒出个血红的十字。

   “——所以说为什么是拿劳资举例子啊你们这群白痴!!”“砰——”“哇——!!”×2

   听到他们那边的动静,太宰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突然双手合十一击掌,恍然大悟状“对了!——趁现在气氛不错,大家来猜猜我曾经是干什么的吧!”

   “诶——??”

   等等为什么突然开始你猜猜我干什么的游戏?

   绿谷脑子还在纠结【一个犯罪分子犯罪前为什么一定要引起别人注意这究竟是心灵的扭曲还是社会的败坏】的问题,画风突然小清新他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太宰老师曾经干什么……”上鸣抓着头发苦苦思索,盯着太宰治笑眯眯的脸看了很久,最终放弃似的瘫倒。

   “完全想象不出来啊!!”

   “所以说果然是间谍或者特务吧!”切岛握拳,热血男儿本色。

   “我倒是觉得可能是无业游民……”尾白正思索着,一旁的叶隐一拍桌子站起来,兴奋的说:“是侦探吧,是那种很厉害的私家侦探吧!脑子超好啊!”

   “bingo——”太宰治帅气的打了个响指,“算是吧,以前是侦探社的——啊,当然现在也是!”

   正当大家兴奋的时候,太宰恶趣味的说出了下一句,“不过这不是最终答案。”

   “我呀在侦探社里以前的职业可是被称为不可思议之一哦~悬赏七十万。”

   咚!

   七十万几个大字重重的砸在了所有人的头上。

   “不,不是吧!?骗人的吧?!!”峰田拍案而起,“有这个钱都可以包养一个超有料的模特了啊!!”

   “住嘴吧峰田,有你在这个话题瞬间下流起来了。”

   “不管怎么说七十万也太惊人了吧喂!”

   “……就我一个人重点在一个侦探社是怎么做到拿七十万就为了悬赏一个问题的吗。”

   “嗯哼~闪闪发光哦~☆”

   “真是惊人呢gero……这样看来,太宰老师待的地方都很不得了啊gero。”

   “……所以,太宰老师以前到底是干什么的呢……?”

   在八百万说出这句话之后,班上的气氛突然凝重了起来。

   “七十万是俺的!!!!——”峰田一跃而起,“警察!”

   “可恶,峰田这小子……我猜是黑客!”

   “emmmm作家?”

   “黑暗的君王……”

   “果然是赛车手吧!”

   “医生吧gero?”

   “从自杀看,太宰老师这么想要自杀,不会是死不掉的吸血鬼吧?!”

   大家叽叽喳喳的讨论着,谁也没能说服谁,正当这时,绿谷默默说了一句。

   “……不会,是敌人吧?”

   气氛一滞。

   “诶,诶!?因,因为太宰老师总觉得好像很讨厌以前一样,要说讨厌的话,果然应该是和现在相反的吧?!”

   看着沉默的大家和笑容过分灿烂的太宰,绿谷意识到说错话了,连忙手忙脚乱的解释起来,果然只用直觉推断出的结论怎么说都有点太——

   “恩,某种意义上来说,可能差不多哦~”太宰治一槌定音。

   班上同学都愣了愣。

   “不过不是最终答案,没有奖金!”

   “诶!!——?!”

   “不是吧!”

   “太宰老师耍赖!!”

   ……

   结束了闹哄哄的一课,太宰治慢吞吞的往办公室走去,手里仍然捧着《完全自杀手册》。

   “真是惊人的直觉啊。”太宰赞叹着,合上了书,“绿谷出久……”将名字在脑子里过了几遍后,太宰愉快的敲开了相泽消太的办公室。

   “相泽君——~我今天下午能请假吗!反正也没课~”

   “……恩?”正在补眠的相泽消太从睡袋里直起身子,看向太宰治。

   “……你要去哪?”

   “我打算去横滨看看~”太宰治扒在门边轻松的挥了挥手,“想去找找有没有认识的人。”

   “……啊,行吧。我跟校长说一声。”相泽消太栽回睡袋里,把拉链拉上“……别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啊,黑户。”

   “我不会干什么的啦。”

   ……太宰治走了。

   相泽消太躺在睡袋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蛋疼。

   ……虽然给附近的事务所和警局都备份过太宰治的大概资料了,但是总觉得太宰这一出去就会惹一大堆麻烦回来……

   相泽消太翻了个身。

   ……算了。

   ……天大地大睡觉最大。

————————————

   【本来这篇应该很早就弄出来了的……原计划是太宰讲斯坦因剖析英雄杀手的心理和社会风气什么的,结果写破脑壳……就当我对着一大堆《英雄杀手斯坦因的正义》《让人倾倒!琢磨不透的罪犯正义》《英雄的本性》《犯罪心理》等资料崩溃的时候,小伙伴悄然飘过,留下一句“写这么久都憋不出来,不如换一个吧。”

   ……

   于是我才想起我这篇文……是轻松向来着。

   就这样快速的写完了。

   双黑新世界历史性的会面倒计时——!】

改了几个小企鹅——中也!当头像用!【最近小企鹅真火】【小企鹅真可爱】【中也真可爱】【小企鹅=中也!】

是亲友约的头像。【这个像素怎么回事我不背锅】

太宰:我只想要上吊不想被房梁砸死。


被蛙吹从河里捞起来的宰【大概】

【我英+文野】我的老师天天在自杀(五)

  #无cp无cp无cp!重要的话说三遍!#

   #轻松向,ooc有#




   太宰面上挂着公式的笑容,手指无意识的戳了戳手机。最终还是没有打出那个熟记的号码。


   “——开玩笑的。”


   像是给自己解释一下般,太宰治将手机随意一扔,手臂枕着脑袋倒在了床上,空洞的看着天花板。


   他现在躺的地方是雄英的员工宿舍。



   【介于太宰先生能力的特殊性——以及完全没有背景的黑户情况,作为个性最相近的英雄橡皮头,应该算你的临时监护人——不过开玩笑的啦,太宰先生是个成年人嘛。】外表可爱的白色生物如此和太宰谈判着,【但是自杀真的是个不好的行为啊!虽然我个人挺欣赏太宰先生你的。基于警局给的意见,我们参考后决定了哦!】根津校长喝了口咖啡,愉快的说。【——太宰先生就作为相泽老师的助手暂时留在雄英吧!】



   太宰治没有反抗的接受了这个安排。



   暂时只有床铺的房间内,太宰治无神的思考着什么。他沉默着,浑身透不过气的压抑,只觉得看着他都好像了无希望一样。


   “——好想吃蟹肉罐头啊~”最终,太宰说道。


   “……想吃就自己去买。”相泽消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的玄关处,他看着躺在客厅正中间床上的太宰眼睛抽了抽。


   “喂,起来,太宰。我今天下午有课,你跟着我。”


   “欸——~这么快就要上阵了吗?还是说想测试我的能力?”


   太宰翻身起来,丝毫不掩饰自己试探的话语笑眯眯的凑到相泽消太面前。相泽消太根本没理这个皮皮宰,他选择赶紧交代完。


   “今天下午是A班的营救课。你在一旁看着别让这群学生出事就行。”“……营救课?”太宰摩挲着下巴哦了一下,眼睛一亮。“呐相泽君,我能参加吗!”“……你想怎么参加?”。


   “当然是——”



   太宰兴致勃勃的将不知道从哪掏出上吊绳往脖子上一套,目光闪闪发亮。“当个普通的被营救的人啦!”



   相泽消太:“……”



   不,普通的被营救的人不会戴这种东西。



   于是迎来新老师的A班,还没来得及对新老师有什么看法,就深刻理解到了这个老师是如何作死的。



   那一场营救课,A班所有人都陷入了名为太宰治的绝望之中。



   太宰老师上吊了,没法悬浮太宰老师的丽日吓得差点把整个房梁卸下来。

   太宰老师割腕了,面色苍白的八百万和叶隐手忙脚乱的急救失血的太宰老师。

   太宰老师吃毒蘑菇了,饭田一个箭步几乎飞起紧急将太宰老师送到治疗女郎那。

   太宰老师卡在水桶里了,芦户和切岛一个融桶一个掰桶。旁边面色凝重的其他人已经开始自发寻找可以让人自杀的东西并且毁尸灭迹。

   太宰老师滚下悬崖了,濑吕笵太甩出胶带的同时差点把自己也甩出去。

   太宰老师跳楼了,绿谷冲上去,但是因为惊吓冲的太过自己一头撞在了墙上。

   太宰老师掉河里了,经历过一次的蛙吹异常自然的用舌头将太宰老师捞上来。

   太宰老师被泥石流冲走了,爆豪迅速反应过来飞过去将太宰老师从泥土中拖出来。

   太宰老师被房子埋了,耳朗判断位置,尾白和障子一起将太宰老师抬到空地上。

   太宰老师着火了……

   太宰老师触电了……

   太宰老师……



   如此这般那般,A班几乎所有人都救了太宰三次以上。



   绿谷麻木的表示,自己可以出一本书了,就叫《太宰老师的一万种死法》。



   在相泽消太宣布下课的那一刹那,A班全体瘫倒在地。


   感谢自然灾害模拟教室,感谢治疗女郎,感谢相泽老师。


   谢天谢地终于结束了。



   “怎么回事啊这个新老师!!——”峰田泪奔了,“不是美女就算了,他哪来这么多死法的啊!!”

   “……个人爱好吧gero?”

   “蛙,蛙吹同学,再怎么说拿自杀当爱好也是不可能的吧?!”

   “啊,话说刚才小梅雨酱救太宰老师很顺手呢,是认识吗?”

   “恩,我前几天上学时,在河里救过他gero。”

   “……诶?!所以这个人真的拿自杀当爱好!?有没有搞错!”

   “上鸣同学,称呼老师为这个人是很不礼貌的!应该叫太宰老师!”

   “啊啊烦死了,就算这家伙拿自杀当爱好又怎么了啊!?关劳资屁事!!”

   “咔,咔酱!太宰老师还在啊!”

   “哈哈哈爆豪,冷静一点嘛。”

   “……那硬化白痴你自己先冷静下来啊!?”

   “这个人,很强。”

   “轰同学你认真的吗。”



   ……听着一旁学生们叽叽喳喳的讨论声,相泽消太对于这次上课还是比较满意的。


   每个人都锻炼到了反应能力和救援能力,太宰治这个人在某方面真是相当了不起了……


   “呼——舒坦!”太宰治揉了揉腰,满脸爽朗的笑容。“好久没有这么活动筋骨了!……哟西,今天也要清爽明朗且充满朝气地自杀!”


   闻言,相泽消太看了眼突然鸦雀无声的A班。同学们眼睛里浓浓的控诉与惊恐都快溢出来了。


   “……嘛,这样也不错。”相泽消太点点头,对以后的日子表示了期待。




   ……然后在上文化课的途中,相泽消太就突然看到窗外从上至下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


   不止相泽消太看到了,全A班都看到了。


   “……太宰老师啊啊啊啊啊!!!?——”



   从此以后,A班开始了胆战心惊的日常。


   ……不过太宰老师文化课讲的真的是出乎意料的好。


   虽然本人近战实力还打不过相泽消太,但是因为可以消除个性,几乎碾压所有同学。


   太宰治的个性也是消除,同学们是这样认为的。但是雄英内的老师们得到的信息却更为详细。


   不同于相泽消太的【个性发动抑制】,太宰治的个性更多是【个性抑制】。


   ……比如相泽消太无法消除八百万制造出来的东西,但是太宰治却可以在接触到的那一刻就将东西【消除】。而且太宰自己本身还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个性,只要接触到他别人的个性就会被消除。身体异形系平时接触倒是没问题,但是如果太宰治认真使用自己的个性,身体异形系就会陷入行动不能的昏迷状态。


   对于这样的个性,每个老师都各有见解。



   ……而太宰治发现反应最大的居然是No.1的英雄欧鲁麦特。


   至于怎么发现的,那是因为太宰治对No.1英雄很感兴趣,但是自从来到雄英,居然到现在都没和欧鲁麦特说过话!


   明显欧鲁麦特在躲着他!


   敏锐的嗅到一丝可疑的太宰治对欧鲁麦特藏起来的小秘密十分感兴趣,并且暗搓搓的调查起来。很快,就知道了A班曾经遭遇过的敌袭,以及“敌联盟”这个组织的存在。



   “……敌联盟吗?”太宰治翻动着手上买来的《人间失格》,若有所思的摩挲着书页,“……总觉得听起来很有被救的价值啊。”一丝笑容,隐于黑暗。但是眼中跳动着光明。



   ……这边的世界上,曾经有个叫织田作之助的作家啊。